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首页 >> 党史研究 >> 人物研究
陈云在东北

作者:杨晓陶 来源:《党史纵横》 字体: 打印

 

  陈云同志出生于1905年6月,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党领导的伟大事业。1945年9月至1949年5月,他奉命来到东北,经历了一段不同寻常的革命历程。 

  开辟北满根据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面临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关键抉择。资源丰富的东北,成为国共两党必争的战略要地。如果国民党占领东北,必将切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力量与苏联的联系,并可以利用东北雄厚的工业基础,对华东、华北、西北解放区造成南北夹击之势。相反,如果中国共产党控制东北,就可以改变自己薄弱的物质基础,建立可靠的东北根据地,摆脱长期被四面包围的局面。1945年9月14日,党中央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成立了由彭真、陈云等同志组成的中共中央东北局(以下简称“东北局”),统一领导东北的各项工作。 

  1945年9月15日,陈云、彭真同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伍修权、中央军委后方勤务部部长兼政委叶季壮、中央军委第三局第一处处长段子俊、中共中央机要处办公室副主任莫春和,在八路军冀热辽军区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陪同下,搭乘贝鲁罗索夫来延安的飞机前往东北。下午三时,飞机在山海关机场降落时出现了险情。9月16日,彭真在给刘少奇的电报中说:我们昨天下午三时抵海关,因飞机陷入泥坑,“彭头部、叶脚部略伤,但均健康。”“今日曾率叶一人乘车赴沈。余留锦就地调查当地情况。”9月17日,陈云同彭真、伍修权在锦州考察,详细了解锦州地区情况9月18日到达沈阳,入住张氏帅府办公。 

  9月19陈云同彭真主持中共中央东北局扩大会议。会议传达了中央关于力争东北的决心和战略方针;确定东北局的任务是组织部队接管城市,控制交通线,迎接派来东北的大批干部和部队,粉碎国民党抢占东北的计划;当前任务是收缴敌伪武器,剿匪,镇压汉奸和敌特,恢复生产,扩大人民武装。 

  10月15日,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为部署东北局在北满、东满的工作,陈云由沈阳抵达长春。此后几周时间里,他除代表东北局与驻长春的苏军当局进行接洽,了解国民党东北行辕在长春的活动情况外,主要精力用于组建中共吉(林)合(江)临时区党委,发展中共在东满的武装力量,并会见派往北满的干部,向他们介绍情况,分配他们的工作。由于北满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11月2日,中共中央决定组织北满分局,由陈云任书记。“任务为控制北满各地,组织军队,建立政权,发动群众,镇压反革命,巩固东北之后方。” 

  就在陈云去长春的第二天,中共中央一度决定改变过去分散方针,集中主力,守住东北大门,竭尽全力,控制全东北。10月19日,中共中央指示东北局:“我党方针是集中主力于锦州、营口、沈阳之线,次要力量于庄河、安东之线,然后掌握全东北,改变过去分散的方针。”“对于北满、东满暂时只派少数人员及后到的少数部队前去开辟工作。” 

  陈云同志虽然对东北战略方针的改变没有表示反对,但是从进入东北一开始,他就认识到建立巩固的根据地极端重要。11月上中旬,他深入白山黑水之间进行周密的调查研究,经过同苏军沈阳、长春、哈尔滨的多次接触和交涉,使他对苏联在东北的基本政策有了比别人更深刻的理解。加上对东北匪情和人民群众尚未发动起来等情况的掌握,使他对在离大城市较远的北满、西满、东满建立巩固的根据地的紧迫性和艰难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11月29日、30日,陈云主持起草了一份由东北局转中共中央的电报,分析东北形势,指出我军独占东北的可能性是没有的,建议创建大城市外围及铁路干线两旁,包括中小城市在内的巩固的根据地。这与中共中央在11月下旬作出的调整方针,“由‘集中主力,守住东北的大门’改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把工作重心放在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上”,是完全一致的。12月28日,中共中央下达了关于建立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吸收了陈云的很多高瞻远瞩的建议 

  在实际工作中,陈云领导北满分局创造性地贯彻中央指示精神开展土地改革,取得很多经验,如马斌式的工作方法、宾县的工作方法等。陈云到北满后,从哈尔滨到宾县,到处受到土匪袭击,农民处于旁观地位。他切身感受到发动群众的重要性。他说,“我要在东北稳住脚跟,只有把群众发动起来。巩固部队剿匪,正是为了便于发动农民。”“部队应一面剿匪一面做群众工作。只有基本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之后匪患才能根绝,否则此剿彼窜,群众观望。”他断言:“群众能否迅速广大的发动是我们在东北成败的关键。”陈云在指导宾县县委工作时,发现了善于做群众工作的县委书记马斌。马斌在调查中发现宾县雇农占农民人口60%,这反映出北满社会结构突出特点。雇农的要求是分配“开拓地”“满拓地”等敌伪土地,向地主租地,实行减租,政府帮助调剂农具、耕牛。陈云把马斌做群众工作经验概括为“经济——武装——再经济”,不断向北满各省工委推广宾县经验。 

  陈云在北满总结创造一整套创建根据地的成功经验迅速壮大武装力量,摧毁敌伪势力,建立各级人民政权,发动群众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和分配敌伪土地的斗争,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培养干部与支援前线等等,使北满根据地很快建立和发展起来,成为全东北的大后方和最巩固的根据地。 

  坚持南满的决策者 

  1946年10月30日,南满分局成立,陈云任书记兼南满军区政委。1946年10月初,国民党撕毁“停战令”,重新在东北燃起战火。但他们的兵力仍然不足,要继续向北满进攻,深感受到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的威胁。因此,蒋介石拟定了“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部署,集中精锐兵力,向南满解放区发动了大举进攻,企图先吃掉南满根据地,解除后顾之忧,实现其独霸东北的野心。 

  那时,由萧华率领的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辽东军区)只有第三、第四两个纵队以及两个独立师,兵力不足4万人10月19日,国民党军以8个师约10万兵力分三路向南满根据地进攻,先后占领辉南、金川、凤城、安东、桓仁和南满大部分县城。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在撤出上述地区后,于10月30日至11月2日发起新开岭战役,全歼国民党五十二军的二十五师八千余人,首创在东北战场上全歼国民党军一个整师的范例。然而,在双方力量悬殊的形势下,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并未因此而停止,继占宽甸、通化、辑安等地后,继续长白山推进。到11月下旬,南满根据地只剩下临江、长白、濛江、抚松四县,人口只有22万,我军被国民党军队压缩在长白山脚下的狭长地带,南满根据地进入解放战争以来最艰苦的岁月。当时,对于能否坚持南满斗争,我军内部意见不一致。 

  10月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萧劲光从大连奔赴哈尔滨,向东北局反映南满敌情和党内意见分歧等情况。他在东北局会议上提出,希望东北局派一位领导人去南满主持工作。在这样的危急时刻,经党中央批准,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东北局副书记的陈云与司令员萧劲光一道去南满,组成南满分局辽东分局)。陈云说,“我是自告奋勇到南满的”,这反映了陈云在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面前,勇挑重担的革命精神和力挽狂澜的革命气魄。这样,陈云在创建北满根据地,为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在那里设立大本营奠定基础后,又根据形势需要,受命于危难之际,奔赴南满,开始了具有全局意义的坚持南满根据地斗争的艰苦历程。 

  陈云到南满后,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分析形势,认为南满必须坚持,而且能够坚持。在关键的七道江会议上,他对与会的军、师领导干部形象地说:“东北的敌人好比一头牛,牛头、牛身是向北满去的,在南满留下了一条尾巴,如果我们松开这条尾巴,那就不得了,这头牛就要横冲直撞。南满保不住,北满也就危险了;如果我们抓住了牛尾巴,那就了不得,敌人就进退两难,因此,牛尾巴是个关键。”陈云充满信心地说:“我来南满就是为了和大家一起坚持南满斗争,你们让我来拍板,拍板就是坚持南满。”陈云的话虽不多,却落锤定音,统一了大家的思想。 

  最后,会议通过“巩固长白山区,坚持敌后三大块(即辽南一分区、辽宁二分区、安东三分区)”的指导思想,以及正面与敌后两大战场密切配合、内线作战与外线作战相结合、运动战与游击战相结合的军事作战指导方针。七道江会议所形成的的坚持南满,敌后“大闹天宫”与正面战场作战相结合的重大决策,为此后四保临江作战的胜利奠定了重要基础。 

  后来陈云多次讲到1946年12月13日至26日在这13天和13日夜16日的这72小时,认为是一个十分“紧急重大”和“吃力的”艰难时刻。因为他深深感到这在他的领导和决策工作中是一次面临严峻考验的关键时刻。所谓“重大”,就是“坚持南满”还是“撤到北满”非同小可,是关系全局的大事,关系到能否粉碎国民党对南满、北满采取的“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作战方针,关系到能否巩固党在南满、北满的革命根据地,关系到解放整个东北的战局能否顺利发展;所谓“紧急”,就是必须在非常短促的时间内拍板定策,不容许游移不决;所谓“吃力”艰难,就是他深感自己军事斗争经验缺乏,而面临的情况又十分复杂,对于是“坚持南满”还是“撤到北满”,在南满干部和东北局的看法不尽一致,决策起来难度是很大的。但是,陈云最终果断地作出了“坚持南满”的斗争决策,顺利地走过了这“72小时”和“13天”。他在决策过程中,采用的方法,就是他擅长的先调查研究,充分了解实际情况,广泛听取两种不同的意见。 

  陈云同志主张南满部队立足南满开展武装斗争,仅用一年多时间,就完全改变了态势,成功牵制了国民党军队对北满根据地的进攻,使南满部队和北满部队紧密合作,开创了东北战场上“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崭新局面 

  主持东北财经工作 

  随着战争的胜利发展和大批城市的解放,东北财经工作和接收、管理城市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出来。1948年5月,东北局决定成立东北财政经济委员会,陈云同志出任主任,负责领导整个东北的财经工作 

  陈云主持东北财经工作前,19482、3月间,东北解放区财经工作方面发生过两件大事:一是鹤岗煤矿在发动工人中产生不适当的打击职员的“左”的错误;二是三月物价暴涨及由此而来的工人实际工资降低,工人情绪不安,公营企业发生因商品售价太低而赔本现象。陈云主持财经工作后,在东北局6、7两月集中研究财经工作的情况下,对新接收企业中的职员问题和物价问题进行仔细分析并筹谋对策。 

  194867日,东北局常委会会议讨论加强政府工作时,陈云明确地指出,随着整个东北形势的变化,党的工作重点和工作方法都应作相应的调整。目前,东北根据地已连成大片,具有相当规模,而且还在发展。因此,东北一个重要任务是组织好财政经济工作,以适应全国战争的需要。过去在财经工作中一些带军事性质的东西已经过时,与现在的形势很不相称。现在,公粮、税收、林业、铁路运输等,都与农民、市民有极为密切的关系,稍微动一动,就会触及人民的利益。这些方面政府应当负责。应当把财经工作放到政府工作中去,这对当前形势及加强政府工作都有好处。 

  19488月,陈云起草了《正确处理新接收企业中的职员问题》、《当前中国职工运动的总任务》,并在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说,“在目前情况下,需要把财经工作放在不次于军事或仅次于军事的重要位置上。”他提出了加强工业的计划性;管理工作实行企业化和民主化;要重视和培养技术、管理干部;要特别注意团结和教育知识分子的政策等措施,为城市管理工作和经济建设作了更明确、具体的规定。 

  陈云主持东北财经工作后,除正确处理新接收企业的职员问题、动员解放区职工以主人翁姿态去恢复和发展工业生产以外,所做的第二件大事是制止物价暴涨。 

  东北解放区的物价特别是粮价暴涨是从1948年3月开始的,造成通货膨胀,还使财经部门掌握的公营事业和物资实力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必然会造成经济和军事全局性的严重危机。陈云上任后,审慎对待、认真调研、分析原因寻找对策。他经过仔细分析和慎重权衡后,决定改变管制粮食经营和抛售物资的办法,不再硬性阻击物价上涨,而是下令开放粮食自由流通,允许物价合理平涨、防止暴涨,最大限度地发挥公营经济稳定市场的作用。到10月份,粮价就平稳下来了。经济平稳,粮草充足,为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陈云通过正确处理了新接收企业的职员问题与管理问题,制止物价暴涨等措施不仅在实践上贯彻了东北全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向城市转变的方针,而且为辽沈决战的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还为此后不久全国范围内的稳定物价和解决经济恢复中的管理问题积累了初步经验。陈云同志认为,城市的工作主要是经济,其问题都属于经济的附属问题。在陈云同志的经济方针指引下,东北地区顺利完成从农村经济向城市经济过渡经济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从而有效地保障了辽沈战役和部队入关作战的需要。 

  创造接收沈阳经验 

  当东北解放区以工业为中心的经济恢复工作取得重大进展时,军事战线上也不断传来捷报。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起规模空前的辽沈战役,至11月2日结束,历时52天,以歼敌47万、解放全东北的伟大胜利而结束。 

  沈阳是全国闻名的东北最大的城市和工商业中心,沈阳及其周围城市鞍山、本溪、抚顺共同构成中国最大的重工业区。接管沈阳,意义重大,影响重大,责任重大,中国共产党以往还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做好这项工作,对全国有着示范作用。 

  1948年10月20日,周恩来为中共中央起草致东北局并告林彪、罗荣桓电,在部署下一阶段工作时,要求立即动员大批得力干部接管长春并准备接管沈阳及其周围城市。东北局将主持接管沈阳的重担压在陈云肩上。10月26日晚上,东北局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了接管沈阳的方针、办法与注意事项。陈云在会上报告了1946年接收哈尔滨的初步经验,提出接管沈阳时采取的方针。会议强调必须按照陈云提出的方针进行接管,即所有旧机构先原封不动,不要打乱,暂按原有系统自上而下地接管,绝对不准破坏。 

  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针。以后随着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胜利发展,接管各大城市都实行这个方针,使一切工作得以有条不紊地进行,避免在过渡期间造成混乱和损失。会议提出:由于沈阳重要工厂很多,东北行政委员会工业部除少数人留在哈尔滨办理日常工作外,由部长王首道率领都到沈阳去,其他交通、商业、财政、金融、军工、军需等部门也都参照办理,今后铁路工作重点在沈阳铁路局所辖地区,东北总工会及其他群众团体都由主要负责人带队并派得力干部参加接管,东北局和东北行政委员会要准备尽快迁往沈阳。 

  10月27日下午,东北局常委会会议决定:由陈云、伍修权、王首道、陶铸、张学思、陈郁、朱其文、陈龙组成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军管会”),由陈云任军管会主任及东北局全权代表,伍修权、陶铸为副主任;抽调4000名新老干部,由陈云率领接收沈阳及其周围几个城市;陈云去后,东北财经工作由李富春负责。这样,陈云便集中全力投入接管沈阳的工作。 

  10月29日,陈云率领从东北各地抽调的4000名新老干部由哈尔滨向沈阳进发。进驻沈阳途中,陈云先后主持召开了5次会议,研究确定接管方法、原则、分工,对接管工作进行全面部署。11月2日黄昏,伴随着庆祝沈阳解放的欢呼声,陈云率军管会主要干部和卫戍部队进入沈阳。 

  11月3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在大和旅馆(今辽宁宾馆)召开了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大会。陈云在会上特别强调:沈阳是我们党接收的第一个大城市,一定要接管好,不能将我们打下来的城市变成死城市。要让国民党所有在职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人民政府报到,一律上班,各机关开始办公,工厂开始生产,商业部门都要开始正常营业。从现在起,沈阳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城市了,我们一定要比国民党管理得更好! 

  接收沈阳过程中,陈云感触最深的是“人心向我”和入城部队纪律良好。对于前一方面,陈云认为与三年前比大不一样。他讲了三点:(一)“许多机关、工厂的公务人员,有条不紊,保存物资文件,等待接收。”(二)“哈市及北满随来的东北公务职员忠勇努力精神。”(三)“地下工作者(包括一切情报关系者在内)在敌军将溃及已溃时,向各机关挺身而出,号召保护资财,等待接收,起了不小作用。对于后一方面,陈云说:“要保证接收得好,最重要的还必须入城部队有良好的纪律教育。此次入沈部队很多,都懂得保护工厂、保护城市。今年以来,城市政策教育收到了很大效果,犯纪律者是个别分子。” 

  陈云同志的领导下,军管会按照“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管原则,接收沈阳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短短两个月时间便顺利地完成了接管任务,并稳定了沈阳政治、经济形势,恢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11月28日,陈云在他的住所,起草了《关于接收沈阳的经验简报》,报告深刻总结了接收沈阳的作法,上报东北局及党中央。毛泽东用“甚好”、“甚慰”,充分肯定接管沈阳的经验。中央向各中央局批转陈云关于接管沈阳的报告,要求全国各解放区学习接收沈阳的经验,稳妥进行新解放城市的接管与改造工作。 

  陈云同志在东北工作的三年零八个月,形成他鲜明的领导风格。不仅在东北期间,在建国以后的建设中,他所提出的预为筹谋的决策性主张也为数不少,而且大多为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所采纳。70余载革命生涯,陈云同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习近平总书记说,陈云同志身上表现出来的坚定理想信念、坚强党性原则、求真务实作风、朴素公仆情怀、勤奋学习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