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首页 >> 党史研究 >> 他山之石
“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的由来

作者: 来源: 字体: 打印

 

  年纪大一些的人可能都还记得,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中苏思想论战中,经常在报刊上看到中国批评苏共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我同许多人一样,在很长时间内弄不清“土豆烧牛肉”是怎么一回事。很多年以后,我被派往一战之前曾是奥匈帝国的奥地利任大使,并且访问了匈牙利才完全弄清楚。

  这件事还得从20世纪50年代末说起。当时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访问匈牙利时,在一次群众集会上的讲话中说,到了共产主义,匈牙利就经常可以吃“古拉希”了。“古拉希”是匈牙利饭菜中一道颇具代表性的家常名菜。即把牛肉和土豆加上红辣椒和其他调料在小陶罐子炖得烂烂的,汁水浓浓的,然后浇在米饭上,很好吃。除了牛肉外,还可以用猪肉、鸡肉、羊肉来做。在欧洲的饭店里,特别是高速公路两边休息站的快餐店里,大多有“古拉希”这道菜。匈牙利饭菜在欧洲很有名,欧洲人常用“古拉希”来称赞匈牙利饭菜,就像用“北京烤鸭”来称赞中国饭菜一样。

  新华社《参考消息》编辑部的翻译们在翻译赫鲁晓夫这个讲话时,被“古拉希”这个词难住了。如果直译为“古拉希”,中国读者不知是何物,而在后面加上括号注解又嫌太长。当时,我时任驻撒哈拉以南非洲加纳的记者,刚好回国参加西亚非洲记者会议。晚饭后正同几个记者闲谈时,两位编辑走过来同我们斟酌究竟怎样译法为好。有几个记者知道这个词,也吃过这道菜,说不过是土豆烧牛肉罢了。《参考消息》每天出版很紧迫,后来几个编辑商量决定译为“土豆烧牛肉”。现在看来,这个译法不太确切,没有表达这道菜在匈牙利饭菜中的代表性和广泛性。因而后来引起了不少的误解。如果当时直译为“古拉希“,再加上括弧注解,可能会好一些。

  赫鲁晓夫这句话只是取悦匈牙利人的玩笑之词,并不是说共产主义的标准就是大家都能够吃上“土豆烧牛肉”。那时,中苏之间的思想论战十分激烈,不少作者在文章中引用了这种译 法,嘲笑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因此为我们的广大读者所熟知,但一直不清楚这话的由来。

  多年后,我到西德的波恩担任新华社常驻记者,才弄清楚“古拉希”这个词,而且在高速公路旅行时,常在休息站的快餐里吃“古拉希”,再要上一盆米饭,把一罐子的牛肉土豆倒在饭上就吃。这个菜味道不错,价格便宜,送得也快,吃完就继续上路。很多德国人也是这样。有的德国朋友还同我开玩笑说,这就是你们批评苏联的“古拉希共产主义”。后来到了奥地利工作,更是看到了在维也纳和其他一些城镇还有“古拉希”饭店。这些饭店都经营匈牙利包括各种各样的“古拉希”,而且以人们都很熟悉的“古拉希”命名。后来,我应邀访问了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在不少匈牙利朋友的家里尝到了正宗的“古拉希”,并且听到了朋友们的介绍,才明白了“古拉希”的来历。以后只要吃这道菜时,常会想起过去“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的故事来。

  从这件事想起来,我觉得翻译(包括文字和口头翻译在内)的精确和慎重实为重要,而翻译者的责任也实在太重大了,一点也马虎不得,一旦造成误解,影响将是很大的。

  (作者为外交部副部长,外交笔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