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抗美援朝战争的两个阶段

作者:刘一力 来源:《共产党员》 字体: 打印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帝国主义侵略者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一场国际性局部战争,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保卫国家安全被迫应战的正义战争。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立即武装介入,同时派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并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将战火烧到了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上。在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1950年10月,应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政府请求,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毅然决然地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托,在夜幕的掩护下,从安东(今丹东)、长甸河口、辑安(今集安)3个口岸跨过鸭绿江,秘密进入朝鲜战场。从此,开始了中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第一阶段: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 

      这一阶段,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紧密配合,历时7个多月,连续进行5次大的战役,共歼敌23万余人,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并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地区。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与敌军遭遇,打响了出国作战的第一次战役。这一仗利用战略上的突然性,给冒进之敌以出其不意的打击。经过连续作战,至11月5日第一次战役结束时,志愿军歼敌1.5万余人,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到朝鲜西部的清川江以南,粉碎了“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吹嘘的在11月3日感恩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计划。第一次战役的胜利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使志愿军在朝鲜站稳脚跟,为尔后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一年后,中国人民将10月25日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麦克阿瑟立即部署“全面攻占朝鲜北部,于12月25日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的总攻势。毛泽东、彭德怀决定采取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的方针,部署志愿军于11月下旬发起第二次战役。战役开始后,志愿军先以一部在朝鲜东北部长津湖地区节节阻击,诱使敌军进入预设战场,然后志愿军主力突然发起反击,分东西两线包围、歼灭和重创包括美军“王牌”部队陆战第一师在内的大批敌军,再战告捷。至12月24日战役结束时,中朝军队共歼敌3.6万余人,收复了平壤及“三八线”以北除东部沿海的襄阳以外的全部地区。第二次战役迫使“联合国军”转入战略防御,扭转了战局。 

      在遭到两次沉重打击后,“联合国军”营垒内部产生了意见分歧,士气低落。英、法等国主张在“三八线”停下来,谋求通过谈判结束战争;美国为稳住阵脚,被迫同意讨论停火问题。针对这种情况,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据此,1950年12月底至1951年1月上旬,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第三次战役,一举突破敌人在“三八线”上的设防,将战线向南推进80~110公里,占领了汉城,迫使“联合国军”后撤至北纬37度线附近地区,此役共歼敌1.9万余人。 

      这一仗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嗣后,志愿军主力后撤进行休整,准备春季攻势,只留少数部队在第一线担负警戒任务。1951年1月下旬,“联合国军”抓住志愿军连续作战、极度疲劳、运输线延长、补给困难的时机,集结兵力23万余人,以雄厚的军事装备在200公里宽的战线上发起全线反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共同进行第四次战役,采取坚守防御、战役反击和运动防御等多种战术,在予敌以大量杀伤后,主动撤离汉城,在向北转移中继续抗击敌人,至4月下旬,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第四次战役是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但志愿军发扬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与朝鲜人民军一起连续奋战,从被动中争取到主动。这次战役共歼灭敌人7.8万余人,数量超过前三次战役的总和。 

      为争取战争主动权,中朝军队于4月下旬发起第五次战役,先后在西线和东线进行两个阶段的进攻作战。取得胜利后,主力向北转移准备休整时,因对敌情估计不足,转移部署不够周密,在“联合国军”快速反扑时一度陷于被动局面,导致志愿军一个师遭到重大损失。中朝军队随即展开全线阻击,至6月上旬将敌阻止于“三八线”附近地区。第五次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最大的一次战役。中朝军队共投入11个军和4个军团的兵力,“联合国军”几乎投入了所有地面部队,并有大量航空兵部队的支援。交战双方兵力都在百万人左右,展开了连续50天的激烈战斗。中朝军队歼敌8.2万余人,其中志愿军歼敌6.7万余人,最终取得了战役胜利。此后,敌我双方均转入战略防御。 

  第二阶段:1951年7月至1953年7月 

      这一阶段,朝鲜战争转入边打边谈的阶段。至1953年7月27日,双方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抗美援朝战争随之胜利结束。 

      朝鲜停战谈判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谈判开始后,美方拒绝朝中方面提出的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建议,要求将分界线划至朝中军队阵地的后方,以作为对美方海军、空军优势的“补偿”。这一无理要求被朝中方面拒绝后,美军即于1951年8月和9月向中朝军队发动“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企图以军事压力获得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中朝军队坚决予以抗击,粉碎了敌人的两次大规模攻势,并发起多次局部反击,共歼灭敌军15.7万余人,取得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重大胜利。其间,中朝军队粉碎了美军“绞杀战”,中朝军民粉碎了美军细菌战。中朝军队强有力的军事斗争,终使谈判双方于1951年11月27日初步就军事分界线问题达成协议,这条分界线与中朝方面原来主张的“三八线”相差不多。 

      1952年5月,双方又解决了停战监督和战后限制朝鲜境内军事设施等问题,但在战俘问题上陷入僵局。新任美国远东军和“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下令加强对朝鲜北部战备要地的轰炸,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并采取强行扣留中朝被俘人员、停止谈判等手段,企图迫使中朝方面屈服。中朝军队一面在谈判中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一面大规模构筑坑道工事和坚固的防御体系,以“零敲牛皮糖”的战法积少成多,开展战术反击,予敌以重大杀伤。10月14日,敌军在金化郡地区发动自1951年秋季以来规模最大的所谓“金化攻势”,对处于战略要冲的上甘岭实施猛烈进攻,志愿军顽强抗击,与敌反复争夺阵地,使敌军付出伤亡2.5万人的惨重代价,上甘岭依然牢牢控制在志愿军手里。 

      在持续两年的谈谈打打中,美国不断向中朝方面施加军事压力,将其全部陆军的1/3、空军的1/5和近半数的海军投入朝鲜战场。中朝人民军队则针锋相对,以打促谈,使敌人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战场上也同样得不到。停战谈判所取得的每一步进展,事实上都是中朝军队给予敌人沉重打击的结果。 

      1953年1月,艾森豪威尔出任美国总统。他在竞选时承诺,将把尽早结束朝鲜战争作为他的首要任务。3月,朝鲜停战谈判出现转机。5月13日至6月15日,志愿军先后发动1953年夏季反攻战役第一、第二阶段作战,有力地促进了谈判。6月8日,谈判双方达成战俘遣返的协议。至此,关于停战的全部议案均已达成协议。 

      李承晚集团蓄意破坏停战协定,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行扣留2.7万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并声称要将战争“继续打下去”。中朝方面决定推迟停战协定签字时间,从6月25日开始,相继展开夏季反攻第三阶段作战,并于7月13日至27日发动了金城战役,给韩国军队以沉重的打击,从而保证停战协定能够切实得以实施。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终于在板门店得以签订。 

      在历时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共毙、伤、俘敌71万余人。战争以美国侵略者被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而告结束。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一胜利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世界各国都感到必须重新估计中国在亚洲和国际事务中的分量。通过这场战争,人民军队建设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向国防现代化迈出了一大步。我国东北工业基地的边防得到巩固,国家的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革获得了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帝国主义从此不敢轻易地欺侮和侵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