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首页 >> 宣传教育 >> 纪念活动
【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5周年】陈云在东北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2日 作者: 来源:辽宁党史微信公众号 字体: 打印

 

解放战争时期的陈云

 

 

   开辟北满根据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面临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关键抉择。资源丰富的东北,成为国共两党必争的战略要地。为了争取中国共产党对东北的控制,创建稳固的东北根据地,党中央审时度势,成立了由彭真、陈云等同志组成的中共中央东北局,统一领导东北的各项工作。

  1945年11月,陈云同志是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北满分局书记,他深入白山黑水之间进行周密的调查研究,实事求是地为我党制定在东北“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基本方针提供了高瞻远瞩的建议。他起草了一份由东北局转中共中央的电报,分析东北形势,指出我军独占东北的可能性是没有的,建议创建大城市外围及铁路干线两旁,包括中小城市在内的巩固的根据地。12月28日,中共中央下达了关于建立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吸收了陈云的很多意见。

  在实际工作中,陈云领导北满分局创造性地贯彻中央指示精神,开展土地改革,取得很多经验,如马斌式的工作方法、宾县的工作方法等。迅速壮大武装力量,摧毁敌伪势力,建立各级人民政权,发动群众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和分配敌伪土地的斗争,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培养干部与支援前线等等,使北满根据地很快建立和发展起来,成为全东北的大后方和最巩固的根据地。

 

哈尔滨北满分局旧址

 

 

  坚持南满的决策者  

  1946年5月,蒋介石拟定了“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部署,集中精锐兵力,向南满解放区发动了大举进攻,企图先吃掉南满根据地,解除后顾之忧,实现其独霸东北的野心。那时,南满根据地只剩下临江、长白、濛江、抚松四县,不足4万人的我军,被国民党10多万军队压缩在长白山脚下的狭长地带,南满根据地进入解放战争以来最艰苦的岁月。

  10月,经党中央批准,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东北局副书记的陈云与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员萧劲光(后兼南满军区司令员)一道去南满,组成南满分局(即辽东分局),陈云任书记兼辽东军区政治委员。陈云说,“我是自告奋勇到南满的”,这反映了陈云在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面前,勇挑重担的革命精神和力挽狂澜的革命气魄。陈云到南满后,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分析形势,认为南满必须坚持,而且能够坚持。在关键的七道江会议上,他对与会的军、师领导干部形象地说:“东北的敌人好比一头牛,牛头、牛身是向北满去的,在南满留下了一条尾巴,如果我们松开这条尾巴,那就不得了,这头牛就要横冲直撞。南满保不住,北满也就危险了;如果我们抓住了牛尾巴,那就了不得,敌人就进退两难,因此,牛尾巴是个关键。”陈云充满信心地说:“我来南满就是为了和大家一起坚持南满斗争,你们让我来拍板,拍板就是坚持南满。”陈云的话虽不多,却落锤定音,统一了大家的思想。

  陈云同志主张南满部队立足南满开展武装斗争,成功牵制了国民党军队对北满根据地的进攻,使我南满部队和北满部队紧密合作,开创了东北战场上“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崭新局面。

1946年,陈云出席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在哈尔滨举行的高级干部会议(右一陈云)

 

 

  主持东北财经工作

  1948年5月,根据南满、北满两块根据地连成一体的实际情况,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撤销南满分局,成立东北财政经济委员会,陈云同志出任主任,负责领导整个东北的财经工作。当时东北解放区财经工作面临很多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物价暴涨问题。

  1948年3月,东北解放区的物价特别是粮价开始暴涨,造成通货膨胀,使财经部门掌握的公营物资遭受很大损失。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必然会造成经济和军事全局性的严重危机。陈云上任后,审慎对待、认真调研、分析原因、寻找对策。他经过仔细分析和慎重权衡后,决定改变管制粮食经营和抛售物资的办法,不再硬性阻击物价上涨,而是下令开放粮食自由流通,允许物价合理平涨、防止暴涨,最大限度地发挥公营经济稳定市场的作用。到10月份,粮价就平稳下来了。经济平稳,粮草充足,为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陈云同志认为,城市的工作主要是经济,其他问题都属于经济的附属问题。8月,陈云与东北局其他领导人一起明确提出东北全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向城市转移。在陈云同志的经济方针指引下,东北地区顺利完成从农村经济向城市经济过渡,经济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从而有效地保障了辽沈战役和部队入关作战的需要。  

 

  创造接收沈阳经验  

  当辽沈战役即将胜利的时刻,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东北局于1948年10月27日决定组成以陈云为主任,伍修权、陶铸为副主任的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全权处理接管沈阳的工作。10月29日,陈云率领从东北各地抽调的4000名新老干部由哈尔滨向沈阳进发。进驻沈阳途中,陈云先后主持召开了5次会议,研究确定接管方法、原则、分工,对接管工作进行全面部署。11月2日黄昏,伴随着庆祝沈阳解放的欢呼声,陈云率军管会主要干部和卫戍部队进入沈阳。

  11月3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在大和旅馆(今辽宁宾馆)召开了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大会。陈云在会上特别强调:沈阳是我们党接收的第一个大城市,一定要接管好,不能将我们打下来的城市变成死城市。要让国民党所有在职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人民政府报到,一律上班,各机关开始办公,工厂开始生产,商业部门都要开始正常营业。从现在起,沈阳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城市了,我们一定要比国民党管理得更好!

  在他的领导下,按照“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管原则,接收沈阳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短短两个月时间便顺利地完成了接管任务,并稳定了沈阳政治、经济形势,恢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11月28日,陈云在他的住所,起草了《接收沈阳的经验》,深刻总结了接收沈阳的作法,上报东北局及党中央。毛泽东用“甚好”、“甚慰”,充分肯定接管沈阳的经验。中央向各中央局批转陈云关于接管沈阳的报告,要求全国各解放区学习接收沈阳的经验,稳妥进行新解放城市的接管与改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