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人民政府 报送系统 政府邮箱

锦州监狱 | “父·爱”文化作品展

发布时间:2022-06-20 编辑: 来源:锦州监狱

  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彰显新时代监狱民警职工良好家风,在父亲节到来之际,锦州监狱在全监民警职工中开展了主题为“父·爱”的文化作品征集活动。让我们走进这些作品,聆听这些父子之间深沉、厚重的爱。

作品一:

  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夜晚刚刚点过名,蚊子扰得不能睡,打开灯兀坐了一会儿,忽想到“父亲节”临近。感慨良多,想提笔写些东西给你。其实,我知道你尚不识字,倘若你母亲读给你听,你也断不能明了其中的意义和情感。说这是写给你的信,倒不如说是写给我自己的日记。但我仍有私心,奢望能保存长久,直到你能读懂,也算是对这段特殊时期的纪念与回忆。

  说到回忆,不由得想起疫情初期到现在也不过两年多,但是想到之前的光景,仿佛历久年深模糊不清了。疫情初袭,来势汹汹。彼时你刚满月,我冬天离家,恰逢一战到底,夏至方回,一去三月有余。你见我陌生,大哭不止。我只能躲进卧室默默垂泪。趁你睡熟,细细端详你眉眼间与我相似之处,又痴痴发笑。现在想来,仍不免阵阵心酸。

  后来疫情反复,我封闭执勤已成常态,归离之间你已两岁有余。我从电话里听你第一次模糊喊“爸爸”时也幸福落泪。现你起居尚不能完全自己,早早将你送幼儿园也是无奈之举。希望你能理解父母不易,加快成长。人生似路,道阻且长。我唯愿以身作则,教会你责任与爱,身为警察,每次离别皆是职责所在;作为父亲,每次归来都充满爱与期许。希望你将来长大成人,常怀感恩之心,做一个温暖的人,坦然面对每一次风雨,善待每一个遇见,珍惜每一份感动。

  很抱歉,让你这么小就习惯了离别。或许应该说,你还这么小就得学会习惯离别,这是我不忍的。我常听人说,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所以我始终不忘回家给你买糖果的承诺,以便让每一次团聚都显得格外“甜蜜”。

  祝:健康快乐

                                            爱你的爸爸

                                         于2022年父亲节书

作品二:

  病房里的父亲节

  他第一次发觉医院的走廊那么幽长是在见到父亲的当天晚上。父亲依旧昏睡着,病房里只有心率监测的仪器不时地发出“哒”的一声,仿佛还提醒着这生命最深处的活动。走廊里静的吓人,因为疫情,医院只允许留一个人陪护。他替换了母亲。夜已经深了,他踱到走廊的尽头,透过窗望着青石板一样的天空中嵌着几颗高矮不同的星子,点上了一根烟。一幕幕又回现在眼前。

  一个月前,家中,气氛似乎凝固。三个人坐在餐桌前,一串不住的咳嗽声打破了沉寂。

  “快吃饭吧。一会儿凉了,上班不要迟了啊”。母亲一贯的操心口吻。

  他忍耐不住将谈话引向主题,“为什么不去医院啊?”

  “我没事,不要你管,把你的班上好得了”!说完,父亲又是一阵不住的咳嗽。

  “我还不要管呢”!他愤怒的起身,戴上执勤的警帽,拉着箱子夺门而出。母亲从身后追来,一边叨咕着“你们爷俩都这个脾气……”一边将两个煮熟的鸡蛋塞进他的口袋。他愤怒的头也不回,回想起这一年来因为父亲生病而发生的争吵,他甚至觉得从小到大与父亲的谈话从没愉快过。

  “他到底怎么回事啊?”执勤十多天后,他还是放心不下,拨通了母亲的电话。“你爸没事,就是结核,这么多年了。你不要担心,好好工作,你冷不冷啊,夜里值班多穿点,现在天气忽冷忽热的……”母亲还是一贯地嘱咐个不停,全然不觉得他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了。他简单的答应着后挂断了电话,拿起对讲机走进了罪犯管理现场。

  他知道父亲进了重症监护室是在距执勤结束的前两天,母亲的电话始终打不通,他有些焦急。直到傍晚,电话中他听出了母亲声音的异样。不停地追问下,母亲告诉他,你爸住院了。他愤怒中夹带着焦急,“是什么?你们非要瞒我,到底是恶性还是良性?”他终于忍不住,泪一下子涌出来。电话挂断了,他忙去洗了把脸,不让同事看出他的异样。

  结束封闭执勤任务后,出了监门,他拉着箱子飞一样的直奔医院。见到母亲时,父亲已经转入普通病房,虽说仍旧昏睡着,他始终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

  闪烁的灯光将他拉回到现实,他回过身,远远地看见走廊棚顶悬挂的电子钟,刚刚过了凌晨。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要买一束花,他要给倔老头过个父亲节,哪怕他醒来会骂他乱花钱,他也定会嘴角挂着笑,绝不与他争吵,想到这他飞似地走向病房。

  

作品三:

  节日的祝福

  熟练地拨打那串手机号码,在准备按下通话键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疫情的第一年,老二出生。当我离家三个月再次看到心心念的宝宝时,迎来的是一双充满疑惑的小眼睛。当我伸手想从媳妇怀里抱过来时,孩子哇的一声,哭了!那一刻我心如刀绞。

  恍惚间我看到了办公桌前我和父亲的照片,两名监狱人民警察的合照。

  在我上班前,父亲自豪而又担心地问我,你想好了吗?我回答:是您教会了我信念坚定,咬定青山不放松;是您教会了我一丝不苟,做事不能马马虎虎;是您教会了我迎难而上,方法总比困难多;是您教会了我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才会迎来真心。我以后会碰到的,就是您以前经历过的。我会一直追赶您的脚步,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回想着父亲的谆谆教导,又想起刚刚想打“退堂鼓”的自己,懊悔不已。又一次拨打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爸,节日快乐!”

  “哼!算你小兔崽子有良心,还知道关心你爸爸。”

    (文/范增辉 孙成扬)